第十六章兴奋

    ♂? ,,

    “哗!哗!”

    “咻!咻!”

    萧子羽卷起手中长剑,就在这后院练起了剑法,他施展的是华山的基础剑法,??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无双无对?。

    剑影森森、寒光阵阵,古剑附着他的内力,整个后院剑气纵横,后院的桃花也随着他的剑气,不断的‘翩翩起舞’。

    “哈哈!好剑,好剑”

    一套剑法施展完,萧子羽停身矗立,端起手中的古剑,立即大笑道。有了这把古剑,他的实力那真的是更上一层。

    因为这把古剑不但异常的锋利萃寒,而且对于他的内力传导似乎也是非常的通透。

    之前他让人给他打造的剑,虽然也很锋利,但是他却不敢将内力完透过这剑身,因为那剑似乎根本承受不住他身刚猛淋漓的混元内力。

    但是现在好了,这古剑却是非同一般,在承受了他身内力之后,非但没有丝毫的损耗,反而似乎可以增大他的剑气的威力,这如何不让他欣喜若狂。

    有了这把古剑,萧子羽自信即使是打通了九条筋脉的一流武者,他也可以与之对战,甚至都不落下风。

    随后萧子羽吩咐了杨管家给那位叫杨青的人五百两的银子重赏以外,同时还丢给了对方一本刀法。

    之后他就带着这把古剑离开了‘香山别院’,来到这华阴城最大的酒楼‘天然居’去寻找令狐冲他们。

    “二师兄、二师兄来了”,看到萧子羽来了,正在大快朵颐的吃着美味佳肴的众多华山弟子们,也不顾嘴里是否还有菜肴,都站起来和他打声招呼。

    “好了,们吃吧!不用管我”,萧子羽笑了笑回应他们一句。

    “那二师兄不坐下来吃吗?”

    “呵呵!我吃过了,们吃吧,我去找大师兄了”,萧子羽摇摇头道。

    “大师兄在里面喝酒,二师兄赶快去劝劝他,不要让他喝醉了”,这时最为稳重的梁发对着萧子羽央求了一声。

    “嗯!我知道了”。

    进入里面的房间,果然这令狐冲正在端着酒碗往自己的嘴里灌酒,而他的身边坐着岳灵珊正在不断的在唠叨着:

    “大师兄又喝酒了,马上喝的乱醉如泥的,真讨厌,这次回去看我不去告诉爹爹”。

    皱着琼鼻的岳灵珊,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装作生气的样子道。

    “哈哈!师妹,大师兄在山上被憋的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下山了,他当然忍不住要好好的醉上一次啊”。

    “二师兄,来了,快点将大师兄的酒给夺了,再喝他又要醉了,耽误爹爹给我们的任务了”。

    看到萧子羽进来,岳灵珊眼睛一亮,快速来到萧子羽的身边,抓住他的胳膊就摇起来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被岳灵珊这麽一拽,萧子羽顿时头都大了,于是连忙答应。

    “师兄,别再喝了,下午我们就要出发了,要是喝醉了怎么走啊,既然想喝,不如等我们将师傅交给我们的任务完成,再回来好好的喝一顿如何?”

    萧子羽走到令狐冲的身边,左手闪电般的夺走了令狐冲的酒壶。

    “都将我的酒夺走了,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呗”,看到萧子羽出手将他酒壶夺取,令狐冲顿时无奈的说道。

    他不是不想将酒壶夺回来,关键是他根本是无能为力啊。对于这萧子羽,他只能感慨对方真的是妖孽。

    他比对方先三年拜师学艺,结果现在却是比对方差了不止一筹啊。在山上和对方经常比试的他知道。

    别看眼前这位人畜无害,他那均称的身体中,却是充满了暴烈的力量。每次和对方比剑的时候,自己手中的剑都会被对方的力量给震掉。

    当然如果认为他只是凭借力量战胜他,那可就小看对方了。

    有一次令狐冲不服就说:“师弟,别每次都用力量欺负师兄啊,我们就单纯的比比剑法”。

    那一次他令狐冲自认为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剑法击败他。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那一次,萧子羽只是用了华山最为基础的剑法,就将他的希夷剑法给破了。

    整场比试,萧子羽的华山剑法浑然天成,其中各个招式,那也是信手而来,在令狐冲的眼中萧子羽将这华山基础剑法使得是出神入化的,玩出了各种花样。

    从那以后,令狐冲就再也不和对方比剑了。而且之后他也向萧子羽请教剑法。

    萧子羽也没有多少,只是告诉他自己练剑的心得,就是注重基础。尤其是那最为基础的剑招。

    听到这个,令狐冲就顿时想起了对方曾经三年来就练习这基础剑法的刺、劈、撩、挂、云、点、崩、截。

    那时候他还经常暗自嘲笑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练剑的天赋,连这最为基础的剑招,都需要练三年。

    但是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不是萧子羽没有练剑的天赋,而是对方在那个
>>本章未完,继续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