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重创余沧海

    ♂? ,,

    “小子,是华山派的弟子?”

    余沧海突然冷着脸愣愣的问道,他忽然想起来了,这萧子羽的轻功,是出自华山派的,而且一开始交手,对方施展的剑法也是出自华山派的。

    在打斗的过程中,他没来得及思考,现在他突然想起来了,于是就沉声的问了一句。

    “呵呵!”

    但是萧子羽却是对方呵呵一笑,之后,瞬间提剑,又继续朝着他杀了过去。现在萧子羽也不想和对方废话了,他还没过瘾了。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与他相差不大的高手,他当然要好好的斗上一场了。

    “小子,到底是何人?”看到萧子羽竟然不管不问的又朝着他杀去,余沧海顿时一阵的恼怒。

    此时经过短暂的交手,他也已经完明白,对方别看年纪轻轻,但是对方那一身的功力,是丝毫不弱与他的。

    而且因为一开始,他的轻视,受到了萧子羽的暗算,受了点内伤,一身的实力也只能发挥不到八成了。

    这样以来,他再和萧子羽交手就隐隐落了下风了。刚才他险些被萧子羽干掉就可以看出了。

    “废话少说,这余矮子管我是何人,我只是看不惯这中为了谋夺他人剑谱,而乱杀无辜的贼子,这种行为,与那魔教妖人有何不同”。

    萧子羽上前,继续施展自己的《惊钧剑法》,杀向余沧海,他这剑法可是极为的注重速度的。

    余沧海刚才也已经吃到了这个的苦头,对于萧子羽施展的这门剑法,也已经有了很大的戒备了。

    不过令他有些疑问的是,似乎华山派没有这样的剑法啊。而且他从萧子羽施展的这门剑法中,感到了一些熟悉的剑招的味道,至于到底是怎么熟悉的,他也说不出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在不断的防守着,毕竟萧子羽的这门剑法,可是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啊。

    如果他有丝毫的大意,那么今夜他很可能就会葬身在对方的剑下。

    “可恶啊!”

    余沧海此时心里那真的是极其的憋屈。此次来福州想要抢夺林家的《辟邪剑谱》,结果还没到手,自己的儿子,就已经死了。

    现在本来想来林家再杀几人,来继续恐吓林振南,却想不到碰到这样一个‘侠义心肠’的青年少侠。

    更关键的这青年的武功还非常的强,已经不弱他,甚至现在还压着他打,这如何不让他余沧海感到憋屈,似乎他来到这福州城以后,就诸事不顺了。

    “嗯!”

    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分神,那就是在找死“,突然萧子羽发现那余沧海竟然这在紧要关头的时候,似乎分了心。

    这让他顿时一喜,于是抓到这个机会,顿时朝着对方的胸口猛然的一刺,想要一剑将其结果。

    “嘶啦!”

    已经感觉到危险了,连忙回神的余沧海,却已经躲闪不及了,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向右边侧移,但是最后还是被萧子羽给刺到了左肋下面侧骨带。

    一剑飙血,青冥剑的锋利程度,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再加上萧子羽的真气,此刻余沧海那左肋下面也已经血流不止了。

    不过他也反应迅速,在受伤的瞬间,就不断的朝着后面飞跃,同时,左手也连连对着那左肋之处的几个大穴点了几下,以此来止血。

    ‘趁病要命’,萧子羽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既然已经和对方结仇了,那么就一鼓作气的将他给干掉,不然的话,以后等他伤好了,还会遭到对方的报复。

    至于他余沧海身为青城派观主的身份,萧子羽却是丝毫的不在意,再说了他此时也是蒙着面,也没有承认自己是余沧海。

    这样即使将他干掉,其他的江湖人士那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所以萧子羽迅速朝着余沧海追赶而去,上去就是一阵惊鸿疾驰的剑影,丝毫不留情。

    “啊!该死的小子,想要老子的命,我也不会让好过的”,看到萧子羽继续下死手,余沧海也是愤怒不止。

    眼看就要被萧子羽给干掉了,他当然不愿意就这么憋屈的死去了,即使是死,那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所以他这剑法一边,浑然就是一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打法,似乎就是想要和萧子羽同归于尽。

    见到这般,萧子羽当然不愿意了,他可不愿意和对方疯狂的对拼,反正对方已经都被他刺伤了。

    只要慢慢的消耗,到时候他还肯定是他剑下之鬼了。于是萧子羽慢慢的放缓了剑势。

    “哼!小子虽然武功不错,但是还是太嫩了”,见到萧子羽似乎被自己拼命的打法吓住了,余沧海心里顿时一阵的得意,似乎是计谋得逞了一般。

    随即他猛然的剑势大增,身真气似乎也砰然的溢出,一剑而出,剑光而闪。

    “嗯!”

    危险!

    萧子羽想不到余沧海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对于这一式,他感觉到了威胁,于是也没有选择硬拼,而是选择
>>本章未完,继续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