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2章 担忧

    有事情做着,日子就过的格外的快,转眼间,离结婚还有不到半个月了,而南梓却因为有特殊情况,必须离开一段时间。

    具体是什么任务,保密原因,南梓不能说,但他跟宗贝保证,结婚的时候,他一定会回来。

    ”会有危险吗?“知道自己问的这句是废话,宗贝还是问了出来。

    ”会。“南梓并没有撒谎,”但是,我的身手,加上阿黄,所有的危险在我这儿都不叫危险,我保证,结婚的那天,出现在婚礼上的,一定是一个健康的新郎。“

    ”我等你。“为了不让南梓分心,宗贝没再多问。

    一周后,毛月娥毛老爷子毛老太太以及大舅妈二舅妈先赶来了京城,帮着操办婚礼。

    婚礼的流程,大家早就一起商量过了,从钱水镇发嫁太远了,新人累,客人也累,所以,索性就从京城这边,从韩家发嫁。

    至于钱水镇那边参加的亲戚,会在婚前的一天,安排车过去一起接过来。

    眼看着离婚礼还有三天了,南梓还没消息,一众人等就有些心焦起来。

    尤其是宗贝,哪怕是知道南梓不会有问题,可还是避不了的会担心,常常做着什么事儿,就走神了。

    毛月娥就拉了她说悄悄话:”贝贝,小南是做大事儿的,这个时候不在,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要不是真的万不得已,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离开的,不管到结婚那天他能不能回来,你都不能耍小脾气,知道不?“

    ”娘,我知道。“宗贝叹口气,“虽然早就想到了做军人的妻子会避不了这种事儿,也觉得自己可以应对的很好,可真的面对的时候会发现,事情完不像原本想像的那样。

    虽然他的身手很好,虽然他还有护身的阿黄,可是,凡事儿还有个万一呢,如果是一般的任务,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安排他去?

    有时候我就想,咱们有护身的物件,是不是别的人也有可能会有护身的物件,要是真撞到一起,谁胜谁负,又怎么能保证了,娘,你说是不是?”

    知道这个时候,劝解其实是最无力的安慰,毛月娥叹口气,把女儿揽在了怀里:“贝贝,你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所有在你身边的人,也都会平平安安的,娘非常相信这一点儿。”

    “娘这么一说,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吉祥物了呢?”打趣自家老娘一句,宗贝的心情也就绷的没那么紧了,她娘说的对,如果到时候任务没完成,南梓回不来,那她这个新娘,必须让自己坚强的去面对。

    至于说别人会不会因此笑话她,没什么好在意的,南梓回来了,小两口感情深过的好好的,流言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南老爷子南老太太是既担心自家孙子,又担心宗贝,盯着婚事的同时,每天都会特意跑到韩家和宗贝见个面,聊几句。

    有时候老两口甚至觉得,每天这么说叨几句,他们的心,似乎就能平静下来,是以,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过来到底是安慰宗贝的,还是安慰他们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