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刀唱
【150.越俎代庖】 (1/3页)

  孙岩进场的时候,张府会客的花厅里已经坐满了人。有穿着骆驼皮大衣的色目商人,有在脸上雕青的蛮平番人,也有满身羊骚的清闽人,当然,最多的还是俞国的脸孔,这让孙岩稍微放下了心。

  绿莺先去换了身会客的衣服才走出来招待,脸上施了脂粉的她看起来愈发地清雅美貌。只是她带进来的那个人不太像样,进了花厅首先扑向看盘里放着的点心水果,饿死鬼般拼命地往嘴里塞。周围的人居然也没什么反应,一屋子人就看着那家伙狂吃痛饮,直到他喝下最后一盏茶,舒服地打了个饱嗝。

  “尔狐,你这次有什么见闻?”

  那叫做尔狐的饿死鬼闻言一愣,继而凄厉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在座若是有没胆子的便趁早离席吧!不是不让你们赚钱,只是这钱泡在血池里,你们谁踏进来便再也出不去了!”

  屋内顿时一静,但是却无人离开,一个人也没有。孙岩冷汗直冒,那脸上雕青的蛮平人笑道“绿莺夫人,这人疯得越发厉害了。”

  “哈哈哈,我们一行一百十四人,去蛮平神都取药……拳头那么大的蜘蛛你们见过吗,只是不小心被咬了一口我的儿子就全身浮肿死掉了!比小孩手腕还粗的蜈蚣你们见过吗,我被那玩意咬到了手指,要不是虎迸卫的官兵一刀斩下我半个手掌我早就死了!”尔狐颤巍巍地捋起袖子,让众人看他只剩下半个的左手,“蛮平女王的座前就像地狱,天上飞着巨大的秃鹫,地上全是蛇,墙壁上密密麻麻地挂满了蝎子,他们都在等着吃活祭的血肉……”

  “那,尔狐你赚了多少钱呢?”绿莺纤白的手指在扶手上弹跳着。

  尔狐猛地一战,停止了喋喋不休的痛诉。孙岩屏住呼吸,只见他跳了跳,身上便掉下无数绿豆大小的金粒。尔狐越跳越快,越跳笑声越大,最后像瓦舍里那些肥胖的番族舞女一般疯狂地旋转起来!他的身上落下的金粒细碎地在地上铺满一层,紧接着把靴子踢掉,从里面噼里啪啦地倒出无数宝石,最后把裤腰带也松开,露出肥胖的肚皮,从肚脐眼里抠出一颗拇指大,璀璨生光的夜明珠!

  “钱!钱!钱!”尔狐疯狂地大呼起来,“神都啊!那是座黄金之城!”

  ——————————————————————————————————————

  “张府的帖子怎么还有这么多!戴仲是吃素的吗?”谢琅愤怒地将一大叠帖子扔进火盆,“张知景到底抽什么风?今天老娘过寿,明天老爹忌辰,后天小妾生孩子,有完没完?”

  陆凌霜眼尖,有一张帖子被烧尽之前他看到了上面的名字,眉头拧成疙瘩“他们请了巨商尔狐。”

  这名字有点耳熟。谢琅一愣,想起那个十根手指上带满宝石戒指的外籍番商,顿时冷下脸来“说来他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