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刀唱
【151.平地惊雷】 (1/3页)

  少府铜承,堆积如山的银块被人踢翻在地,白花花的一片耀眼无比。那个老宫人虽是宦官,但四肢上虬结的肌肉和浑身上下散发的阴冷杀气使人生不出一丝怠慢。

  汤五炬抖抖嗖嗖地趴在地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纰漏,连申屠庸也保不住他。是因为银库的事情吗?不,不。一定不是,银库案已经有了替死鬼,廷尉丞自白赫之下死了近百,那么多的鲜血已经足够平息任何怒火。

  老宦官笑起来的样子很像鬼,也不知道他吃过什么东西,牙缝间居然有血的颜色。他粗黑的手指将一张银券捏起来扔在汤五炬脸上“咱家给圣上办事多年了,还没见过这种怪事呢。汤大人,你说这些银券是哪里来的?”

  汤五炬瞠目结舌,无数句辩解梗在喉头却说不出来。

  银劵算什么,满朝文武有几户人家是不放银劵的?这种蝇头小利的东西,最多不过后宅妇人玩闹,赚点脂粉零用而已啊!

  “嘿嘿,汤大人,出人命啦。”老宦官还在笑,“西市街头,深衣巷里死了个老妇,就是买了你手上的银券,还不起利息被蛇头活活逼死的。也就算你倒霉吧,那若是个普通百姓或许罢了。可那老妇偏偏是当年宫中灵簪阁娘娘的贴身宫人,圣上可照看着呢……”

  “这,这不可能!灵簪阁妃子已经死了多年,圣上哪来有什么照看于她!明明就是白鹭庭——”

  此话刚一出口,汤五炬脸色陡然惨白。他面前的老宦官发出夜枭似的怪异笑声,伸出手便来捉他。那双手臂在汤五炬眼中看来如何不像是阎王索命的镣铐?他本能地将老宦官往外一推,可谁曾料到对方却就此一头扎在地上七窍流血,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当场气绝!

  ————————————————————————————————————

  “杀人了杀人了!少府铜承汤五炬把领了圣命的公公打死了!”

  不过十几岁的小黄门衣冠不整地从宫门冲进来,正随着黑甲军一同入宫的申屠庸面色一沉,随即微微地扯了一下嘴角。一直走到紫金阁,前头顶盔掼甲,几乎看不清面容的军官让出半个身位道“便请申屠大人自行上楼。”

  高而险峻的楼梯似乎一直通往天上。按理来说这紫金阁他常来,却从没有像这一次上得如此胆战心惊过。

  申屠庸爬上最后的几个阶梯时,听到紫金阁内传出了击缶声,声声宛如玉碎。奈何这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缠绕在脚踝上,拉扯着拖拽着,要将他从这险峻的紫金阁上拉下去。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俞皇崔始宸很少见地没有穿龙袍,而是宛如魏晋时期的浪人一般赤着脚披着头发,一袭简朴的麻布衣衫松松垮垮地套在他身上,露出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