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葵顾西冽
第645章 小精怪 (1/1页)

  浅于蓝、深于绿,它是山谷里黎明的色调,深邃但是却保有童真。

  这是夏音离最喜欢的颜色。

  宋青葵唇微抿,手指在方向盘上抓得死紧,逐渐发白。

  她的脑海里不可抑制的涌现出很多画面——

  “小葵花,我宣布你以后的棒棒糖都被我承包了。”

  那是十三岁的夏音离,她在圣诞树下,从自己的外套里拿出了一大袋的不二家棒棒糖,牛奶味儿的、巧克力味儿的、水果味儿的……林林总总,花花绿绿的,缤纷的颜色像一场美好的童话。

  而她就是童话里的小精怪。

  专门帮人实现愿望的小精怪。

  宋青葵渴了,小精怪会第一时间带来橘子汽水,宋青葵饿了,小精怪会在课桌里早就摆好了蓝莓芝士蛋糕……

  有小精怪的日子,宋青葵的世界都是五颜六色的。

  落日的橙,奶糖的白,蛋糕的蓝……还有她藏青色的发丝。

  夏音离喜欢藏青色,她的头发有少年白,小时候常常被同龄的小男孩叫做老奶奶,孩童无意识的嘲笑实则才是最大的伤害。

  夏音离一气之下就去染了头发,至此多年,一直都是这样的色调。

  她有种执拗的长情。

  既洒脱,又飒气。

  大概唯一做过的无法宣之于口的事情就是那一年的西山。

  宋青葵眼里一点一点泛红,肚子里的小布丁似乎察觉到了她心情的不佳,开始在里面频繁的动弹。

  后视镜里,夏音离被人押在车窗外,寒风猎猎中,藏青色的发丝遮掩住她的脸颊,荒野枝丫刮过她的发丝,刮过她的脸颊——

  刺啦!

  宋青葵一脚踩下了刹车,高速旋转的轮胎在地上瞬间摩擦起火花,碎石飞溅,扬起一片污浊的灰尘。

  后面追着的车见她停了下来,也跟着刹了车。

  宋青葵没有动,手指摸了摸一边从卡文手上撤下来的迷你手枪,一点一点收紧。

  车上下来的是何遇。

  接着便是夏音离。

  何遇缓缓踱步至宋青葵的车旁,轻轻敲了敲车窗。

  宋青葵打开车窗,露出精致的侧脸。

  何遇笑了笑,眉宇间有种掩藏不住的自得,他低头看着宋青葵,哼笑一声,“车开得不错啊。”

  “不用跟我废话,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宋青葵问他。

  何遇单手插在兜里,“你觉得呢?你觉得我要干什么?葵小姐,上一次见你其实就想跟你说了,你仗着顾西冽护着你,躲在后面是不是很舒服?”

  “护着我?”宋青葵侧头看他。

  何遇点了根烟,他拿了盒火柴,火苗燃起,将他的脸颊衬托得越发瘦削,带着一点阴冷。

  “你贵人多忘事,但是有些事儿我是一辈子都记住的。”

  “我忘了什么事?”宋青葵冷静的开口问道。

  她知道何遇对她有种异样的排斥,甚至是恨意,她起初左思右想确实不明白,这个恨意到底是从何而来。

  后来,她看到了司徒葵的医疗记录。

  司徒葵做过心脏手术,心脏的原主人是何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