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葵顾西冽
第646章 南风 (1/1页)

  宋青葵清楚的知道,她和顾西冽横亘的沟壑不仅仅是六年的分割。

  还有以往说不清也不敢说的诸多事情。

  比如数年前的西山绑架案。

  那场绑架案轰动全城,顾氏太子爷被绑,全城警力搜捕,到最后,谁都没找到顾西冽,他自己满身是伤的出现在了西山的山脚下。

  身上还背着一具尸体。

  这句尸体是他的好友,他的发小,何南风。

  何南风是寄养在东城亲戚家的小孩儿,他无父无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哥哥。

  何南风的亲戚在东城也有颇高的名望,时常携儿带女的参加顾家茶宴。

  彼时,汪诗曼最爱举行这些茶花会,一来拓展社交人脉,二来她能享受众星拱月般的目光。

  何南风就是恰巧被带来顾家的一个小孩儿,他长相清秀,有些胆小,但是并不妨碍亲戚对他的关照。

  亲戚舅舅和舅妈都是心肠好的,愿意抚养他,也愿意带他出来多见见世面。

  一来二去,他就认识了顾西冽。

  他对顾西冽有种天然的崇拜,他羡慕顾西冽这样耀眼自信的人,那是他所有没有的特质。

  从小他就跟在顾西冽身后,冽哥长冽哥短,甚至于宋青葵来到顾家后,他也跟着爱屋及乌,时常来看她。

  他爱画画,画了很多宋青葵和顾西冽的画像。

  出门郊游,他们俩的合照基本是他拍的。

  顾西冽出远门,他就鞍前马后的跟着,一切都安排的紧紧有条,顾西冽读金融,他也读金融,顾西冽去训练,他也跟着去。

  总之,他虽然跟不上顾西冽,但是他要尽全力去追逐。

  他把顾西冽当太阳。

  他也是顾西冽最信任的人。

  顾西冽把他当弟弟,当亲人。

  但是他死了。

  他和顾西冽一起被绑架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新闻不敢大幅度报道顾家的事情,只寥寥数语就揭过了这桩大事件。

  何南风的死就这么成了一桩谁都无法提及的事情。

  他只存在于白纸黑字的报纸上那两句话——顾家太子爷被卷入绑架案,警方破获案件,一死一伤。

  或者说,他只存在于两个字。

  一死。

  顾西冽就这么背着他已经硬掉的尸体从西山上一步一步的挪了下来,后来,谁都无法在顾西冽面前提及这起绑架事件。

  何南风也成了一个禁词。

  何遇在自己弟弟出事后连夜回了国,他是科研怪才,他为了保留自己弟弟的痕迹,运用不光明的手段,替换了当时司徒葵准备做手术的心脏。

  他给司徒葵装上了何南风的心脏。

  照理说何南风的心脏是不能用的,毕竟他回来的时间已经不是换心手术的最佳时间了,但是他还是想了办法。

  后来,顾氏就让他进了旗下的科伦研究所。

  天上的云层渐渐阴沉,如同何遇的眉眼,何遇抽了一大口烟,烟雾过喉,带起了呛人的烟味儿。

  他看着宋青葵,觉得这张无辜的脸着实能骗人。

  “顾西冽一直在追查西山的绑架案,你明明知道真相,却一直瞒着他。宋青葵,你的良心不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