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玉璃
一 多情公子世无双 (1/3页)

  要说这靖朝最有特色的是什么,那位于皇都的七宝阁不可不说是一绝。

  阁分五层,四望如一,飞檐攒尖顶,腾蛇游走其上。

  入得大堂,每一层的风景都各不相同。

  最底下四散打通,楼层高挑,宽阔异常,围边置了几个柜台,正中乃是待客区域,瓜果茶水一应俱全,免了旁人等待的焦躁。朝南搭了戏台,熏香抚琴,高雅且能安抚人心。

  正面壁上绘有一副巨大的伏波将军马援平定陇西的壁画,两旁立柱上悬着长达两丈的楹联: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端的是大气磅礴。

  可这,还不是七宝阁最为人乐道的妙处。比起内里设施,那阁主的经营理念更算的上是一绝。

  “倾所有,迎客来,录尽天下事。”这是七宝阁建楼至今百年不变的传承。

  不同于一般的当铺,这里所能典当的东西包罗万象,金银可,玉石可,书籍可,字画可,便是那坊间故事,市井流言,若是侥幸入了阁主的耳,也能换取不少银钱。

  因此,整座楼,举凡营业期间总是客满为患。

  一楼为普客,二楼为雅客,三楼为贵客,四楼则为专客,而五楼……

  那是不对外开放的楼层,除了阁主,管事和七宝阁分布在外的七大堂主外,并没有谁,能轻易踏上那楼层。

  在阁内,对外管事的向来都是秦敛秦仲之。

  细说起来,这秦敛长得并不像普通账房管事那般文质彬彬,反而有几分武将的飒气,丹凤眼,卧蝉眉,一尺髯须,容长脸,观之并不可亲,平素里也是个严肃端庄的主儿,寻常并不见笑影。

  可今日倒是奇了,也不知二层收了怎样的宝贝,如今正由他小心翼翼的放在铺了红绸的托盘里,喜气洋洋的朝着五层走去。

  这五层的布置,不似其余楼层的金玉满堂,反而多了几分居家般的温馨。

  整个楼层分为了三个隔断,而他要去的正是垂了珠帘的西厢房。

  那原是一个起居室,临窗有塌,靠墙有床,中间拦了一层碧纱厨,内里是更衣室,西南方更是安置了一道镂空紫檀架子,内嵌了一面硕大的黄铜正衣镜。像极了富贵人家的卧室。

  青纱珠帘迤逦,帘子后面斜倚了一个蓝衫白袍的精致少年。

  秦敛才想上前,却不想从屋顶上凭空降下两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往那儿一站,止住了他的去路。

  正是公子座前四侍卫之二韶华,宛芳。

  韶华温润,宛芳清丽,就这样站在那儿,仿若一对璧人。

  前提是,没有见过这两人动手……

  秦敛见他们这样突然出现,自然也猜到了七八分,当下压低声音道:“主子还在休息吗?”

  这话问的奇怪,有床有塌,那少年却是只是倚靠在太师椅上,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休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