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玉璃
二七五 抵达 (1/2页)

  对于这个事儿,言书心里有数,也不愿多谈,只笑了笑道:“再是隐患,也都爆了雷了,没什么可惧怕的,你不用担心我,回了皇城只安心经营就好。”

  似乎都有所交代,却又什么都不敢承诺,只当再见有期,可期止何如,没人能给这个定数。

  送亲的队伍停留了两日,凌战就固执的在言书帐子里住了两日,虽说没人追究,可过去那些个流言又一次渲染尘上,坐实了言书“童养媳”的身份。

  言书从来不在意这些,倒是元夕在外头守着,横竖瞧凌战不大顺眼,不大乐意言书平白招惹这样流言。

  好在,第三天的时候,驻扎的队伍终是休整完毕再次开拔了。

  言书凌战,一南一北,踏上各自要走的道路。

  二十年的情谊,到了今日,算是暂时划上了一个中止符号。

  绿水青山,总是相逢有日。

  元夕牵了马过来,小声的跟言书嘀咕:“这少爷怎么回事儿,就那么直直的往这儿瞧,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话说的刻薄,意思倒是委婉,言语间似乎在劝着言书回一回头,略略看上一眼。

  可惜,这位主在这样的时候总是格外冷心肠,接过缰绳,翻身上马,随着李集气韵声长的开拔指令,踢了踢马腹,走的头也不回。

  “这人真是……”元夕低笑着摇头,回首看了看凌战,头一回友好的冲他挥了挥手,算作别过,而后也利落的上马,追随言书而去。

  凌战原是立在邓门将军旁边,巴巴儿的守着,期待言书能回过头来做最后的道别,谁知等来的却是元夕这个臭小子,当下也有些哭笑不得。

  “果然还是去了。”邓门站在那儿,看着言书逐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也不知这话是对着谁说:“说到底,还是老将军了解这孩子。”

  他口中的老将军说的自然是凌肃,与其遵从,是骨子里的敬仰。

  凌战苦笑:“外人眼里,我与他之间总是我做主导,凡事都是我拿主意,可事实上,我从来奈何不得他分毫。”

  说罢,又去看邓门道:“将军,今儿起舞阳便要遵旨回皇城了,这些日子,多谢您的悉心栽培教导。”

  “回吧回吧。”邓门见惯了生死,对别离并没有太多情绪,道:“皇城未必有这边舒适,老爷子虽说退出朝堂久已,可影响力不容小觑,说来总是难过,你回去也好,有你帮衬照顾,到底容易些。”

  他虽身处边远,对波诡云谲的谋算并不是全然无知。

  凌战这孩子好的很,聪慧机敏又肯吃苦,纨绔子弟的恶习更是不曾沾染分毫,谦逊又好学,虚怀若谷,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队伍走远了,元夕踢踢踏踏的跟了上来,贴着言书鬼祟道:“冷心冷情的负心郎,当真连一个回眸都不给。倒是辜负了你们这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