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玉璃
二七七 临时住处(二) (1/2页)

  使者这职业,最要紧的一桩事就是寻求大帽子,上纲上线的将对方扣在那儿,站在道德制高点,颐指气使,大放厥词。

  所以,祁国亲使面不改色的就把一件小事放到了高处,想将言书一把钉死。

  却不知,眼前这人最是诡辩高手,而且,吃软不吃硬。

  只见他皱了会儿眉头,颇有几分苦恼的去看卢耿毅,像是很有些为难道:“卢大人,这位大人说的也极有理,这一处别墅原是为先皇后省亲所造,只是娘娘生前最心爱珍惜之所在,公主虽是为两国祥和而来,可也不能一入祁国就这般夺人所爱。原本我还奇怪,这一路过来街道路旁怎么这般愁苦萧瑟,半声喜悦也无,如今听亲使大人这番话,倒是颇有醍醐灌顶之感。这处即是先皇后所爱,公主自不该为了一己私欲强行据为己有。我们原是不知,才跟着亲使大人入了此处,如今既已知晓,断然没有再多留的道理。不若烦请亲使大人多跑一趟,上达天听,只说为表对逝者的尊敬和靖朝和亲的诚意,以及消弭百姓误解,这一处环湖别墅,公主不敢擅居,还请另僻新处,作为公主宫外的别苑,也好心安理得的为自己居所指点一二,以安己心,平抚乡愁。”

  长篇大论下,听着倒是赞同了亲使不能随意取而代之激起民怨的顾虑,实则却是点名了祁国百姓态度不佳多是由上纵容的暗局。

  这是一层,还有更厉害的一层在里头。

  这一处既不认靖朝公主做主,那么这残荷也不用拔了,不止残荷留给先皇后,就连这环湖别墅,他们靖国的人也不住了,还请祁国立时另找一处可以由公主当家做主的院子来,否则,这怠慢之罪可就坐稳了。

  两国和亲,靖朝自是把面子给足了,背井离乡,送着公主不记辛劳千里迢迢的来了,甚至在入京都之前,依着祁国的礼仪,换上了祁国的嫁衣。

  反观他们呢,入境之前,倒是循规蹈矩的并无大错,可一入国土,仗着自己是地头蛇,疏漏怠慢的暗箭一支支的射了过来。

  言书语气柔和,态度却坚决,只是那含情带笑的脸,怎么看怎么欠揍。

  亲使被说的理亏,却又因对方谦和抓不住错处,只能巴巴儿的去看卢耿毅,指望这正使年纪大些沉稳些,不要学这初出茅庐的臭小子不识好歹,多少能顾着些大局才是。

  毕竟,一时之间这要去哪儿才能找到这所谓属于靖朝公主的别苑。

  卢耿毅目光老辣,自是感受到了对方求助的目光,可言书的态度本就极合他的意思,祁国仗势欺人的狠了,竟还妄想旁人能委曲求全的吞了这怠慢,也实在是打错了算盘。

  湖风阴凉,正使大人错开了目光,只作不见,甚至微微挪动了步伐,将身形往外移了移,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