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她又娇又软
第58章 破镜「捌」 (1/4页)

  时至冬日初雪,昆仑气温极低。四处银装素裹,一片新景。

  自在峰峰顶长生殿偏殿,白悦一觉睡得昏天暗地。当她醒转过来时,黄昏已过,殿外一片漆黑,冷无霜点了一盏烛火,在微弱灯光下凝眉看书。

  白悦见她兀自专心不敢打扰,蹑手蹑脚下了床,拿了披风往她走去。冷无霜心里装了满满的心事,犹自出神,直到那厚重的披风覆盖到身上,才回过神来。

  “师父,您何时回来的?看什么书这么认真啊?”白悦已经从丧亲之痛中缓和了一些,面露微笑轻声询问她。

  看着白悦那双澄澈的眼睛,冷无霜心里一痛。真的不应该,让白悦去承受那些……

  她伸手握住白悦嫩白的小手,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下山这些日子以来,为师让你受太多苦了,对不起……”

  “师父说的哪里的话,我没有受什么苦呢!”白悦被她突如其来的道歉震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反而装作大人姿态拍了拍冷无霜的肩膀反过来安慰她:“师父三番五次被我拖累,都是因为我没用才会屡屡犯险,承蒙师父不嫌弃我!”

  冷无霜再无他话,伸出双臂将白悦环住,扣紧她的腰把头埋在白悦腰间,用力吸了一口白悦身上少女馨香之气,“早些歇息吧,明晨我们就要动身去西域了。”

  “为什么要去西域?”白悦不解问她。

  “斗笠黑衣人的身份不必再查,,此事由百毒门当年叛逃出去的一名弟子引起,他与□□宫的宫主颇有渊源,因此我们要去西域寻求解决之法。”冷无霜想了想,片面地跟白悦解释了一通。

  白悦对冷无霜是从来坚信不疑的,对她的话一直都是言听计从,故而并未他想,反而双手勾上冷无霜的脖子,嬉笑道:“那师父今晚可以陪我睡么?”

  冷无霜听之一愣,整个身体僵住,若是放在以前,白悦提这样的要求,她很欣然就能接受,但是如今她已经知道,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一时反而拿不定不主意犹豫起来。

  见冷无霜未答话,也没有任何反应,白悦急了,语气里颇含撒娇意味道:“师父若是不陪我睡,我不习惯,也睡不着!”

  冷无霜终究拗不过她,站起身来对白悦点了点头。

  烛火熄灭之后,二人盖好被子,白悦依偎在她怀里小小的一团,冷无霜将她搂紧,闭着眼睛直到天亮。

  次日一大早,白悦推开门就见满园的白,兴奋地喊开:“师父,下雪了,初雪!”

  冷无霜穿了一件厚实的纯白锦袍,长发披在脑后只用一根白娟条系住,整个人清冷至极,她走上前去拥过白悦的肩膀,“昨夜就下了,看你睡得香甜,等你醒来时也忘了告诉你。”

  “西域下雪吗?”白悦眨巴着大眼睛,一脸认真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