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镜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1/4页)

  苏湛循着记忆,又找到了那扇朴实无华的石门。门前的两个守门弟子不知是与他相熟了还是有人特意交代过,这次没有板着脸直接轰人。

  “我说仙师,”语气颇有种苦口婆心的意味:“您徒弟这么大了,自己长着两条腿,他要是想回来,肯定会自己回来的,何必您来找呢?您看,都这么多天了,他还是没回来,八成是不想回来了。”

  此人话音落,旁侧的弟子立时拉拉他的衣袖。

  苏湛却分毫没有被刺到的意思,他反而笑眯眯的:“我徒弟怎么就大了?明明还是个小孩儿呢。”

  那人口快道:“都跟您一样高了,还小孩儿呢?”话说出口,方觉不妥,后悔却已来不及了。

  苏湛道:“你怎么知道就跟我一样高?你见过他?”

  那人语塞,皱着眉头,扬手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另一边的人机灵点儿,连忙救场:“不是不是,他猜的。而且我们虽是丹修,但看面相还是会一点的,您看您,器宇轩昂、俊美非常,一看就尊贵无匹,徒儿当然生得高大!”

  苏湛失笑,他摇摇头:“行了,也别吹了,你们帮我转告他,不回来便不回来,最好日后都不要回来了。”

  他这话是笑着说的,然而话语中含有的意思,却委实有些沉重。说完这句,他拂袖就走了,留下两人面面相觑。两人意识到这句话的严重性,立时匆匆忙忙回石门后报信去了。

  苏湛这句话当然是气话。几天前舒眉和何怨冬的事情总是像一块大石头似的堵在心口,让他满心烦躁,无处发泄。他本以为连澈闹也闹过了,气也气过了,这几天总该平静下来,乖乖回来。可谁知他就是铁了心,赖在这灵枢谷不走了。苏湛眼下十分暴躁,也十分气闷,他干脆拂袖就走,只是留在连澈身边的灵蝶又多了一只。

  沿着山道缓步前行,晌午下过雨,碧绿的枝叶上水珠儿轻晃,沿着绿叶的边缘缓缓下坠,空气中满是泥土的气息。苏湛踩在松软的土地上,宽大的袖袍拈花拂叶,染了一袖清香。他踏出一条小径,却看到远远行来的两个人影。

  “沈师兄,我们整个牧州都找遍了,却还是没有苏师弟的影子,会不会是师父的指引灵力出了差错?”

  “这座山也属于牧州的范畴,或许苏师弟会在这里。”

  “可这座山,我看着古古怪怪,师弟带着徒儿,应当不会随意涉足才是。”

  “或许他们……遇到了麻烦。”

  苏湛定睛一看,两人同样是一身雪白,打扮相仿,却风格迥异。左侧的人身材瘦削,举止从容,自带一股名门风范;右侧则稍显坚毅,像是杀伐果决的武者,只是眉眼略略阴沉。

  苏湛欣喜,连忙迎上去,从左到右喊道:“沈师兄,杨师兄!”

  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