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
第67章 第六十四章 (1/4页)

  64.

  远山香纪在嫁给银司郎之前名叫黑羽香纪。——她是家里的老二,上面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名叫黑羽盗一。盗一比香纪大7岁,据说当时远山凛的外祖父是想让盗一直接继承家业的,不过这个儿子真的对金融提不起丝毫兴趣,高中毕业之后就申请了英国的大学跑到欧洲开始“自立门户”,年纪轻轻就成了享誉世界,受人敬仰的天才魔术师。

  远山凛之前还在网络上看到了舅舅当年接受采访的视频,然后在黑羽盗一调侃般地说出“如果不好好钻研魔术的话,可能就得回去继承银行了吧”之后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不努力就只能做富二代”的言论!

  总之,远山凛对于自己舅舅了解得并不多,也就小时候见过几次,香纪也不常在家里提起自己那个哥哥,主要原因是盗一去世得早,人们对已故之人总是很少提及,不是忘了,是不想勾起当时的回忆让“物是人非”这个词戳得自己眼睛发胀。

  说起来很有趣,虽然黑羽盗一比香纪大很多,按理来说孩子也应该比远山凛大才对,但是这位天才魔术师成家很晚,婚后又和妻子天南海北地玩了一段时间,以至于黑羽家的孩子比远山凛还小。远山凛对于自己的表弟的近况也知道得不多,甚至脑子里对于表弟的印象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自盗一舅舅去世之后,他基本上就没怎么去过江古田,再加上黑羽千影常年不在日本,渐渐的似乎就没什么感觉了,提起“舅妈”这个词还不如“静华伯母”来的亲切。每次香纪去千影家小住的时候正巧都是6月的三连休,他为了要和平次在一起玩而拒绝了。于是香纪便和银司郎前去拜访,然后从舅妈那里带回来一些亮晶晶的小礼物,顺便再和自家儿子念叨几句诸如“快斗真是越来越懂事了”之类的话。

  哦,对了。黑羽快斗就是盗一舅舅的独子,他的小表弟。

  少年在接到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之后就去了一趟家里的阁楼,按照香纪的指示在一个大木箱里翻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铁盒,然后又被任命为“邮差”,负责把这个铁盒送去江古田。

  “不能发快递吗?”远山凛打量着手中带着铁锈的小盒子,随口问了一句。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然后香纪否决了他:“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怎么去看过舅舅,你小时候的玩具一大半都是他买的呢,正巧过几天就是他的忌日,去扫扫墓吧。”

  母亲这么一说,一种浓浓的负罪感就漫了上来。

  虽然那些玩具早就随着远山凛长大而逐渐褪色老化然后进了垃圾桶,但是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前从来没存在过。

  少年几乎都要忘了舅舅以前站在自家门厅前当着他的面变出了一只毛茸